心理描写指导之“虚构幻觉,显现心境”

虚构幻觉,显现心境


——心理描写指导之六


莫家泉


  虚构幻觉,显现心境,就是描写在没有外在刺激下面出现的虚假的感觉,涉及视觉、听觉和触觉等几个方面,也是一种以虚写实的心理描写形式。幻觉不同于梦境, 梦境是睡熟以后形成的一种脑中表象活动,而幻觉则是在欲眠未眠欲醒未醒状态下产生的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,近于联想和想象,有一定的主观性。描写时,要着重从心理角度来考虑其具体内容,要为现实中的心理描写服务。
  这种描写的显著特点,一是比较自由灵活,只要有一个幻觉情节的过渡,什么内容都可以写,想怎样写就怎样写,当然要受主题制约;二是可以大大充实心理描写的内容,可以扩展篇幅,丰富主题,增强说服力;三是能够增加心理描写的色彩,抒情和浪漫气氛浓厚,提高艺术效果,可读性强,具有较强的吸引力。
  运用这种方法,就幻觉的内容和篇幅来看,主要有两种情况:
  一、概括地简略地虚构幻觉。这种情况,虚构幻觉的内容极为有限,文字精练到最大限度,往往只有一两句话完成,内容也只拣主要的重点的来说。这种方法运用最为方便,有时还有一定的标志。例如,朱自清的《背影》中,有这么一句话:“我读到此处,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肥胖的、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。”这里显现的是作者父新的“背影”,它助写了作者此时对父亲十分思念牵挂的心理状态,很有感染力。
  二、具体地详尽地虚构幻觉。这种情况,描写要具体,内容要详实,有一定的情节,有较为明显的场面,有较强的综合性,犹如影视中的画外之画,音外之音,引导人们向幻觉看去听去,但在作用上,它又是一种心理描写,借以折射出人物的思想感情、道德品质、愿望顾虑等。这种方法,涉及文字要相对增加,一般一两句话难以完成,少则一个段落,多则几个段落,展示的心理也最为充分,优势是十分显著的。请看安徒生的《卖火柴的女孩》中的  一段描写:
  她又擦了一根。火柴燃起来了。发出亮光来了。亮光落在墙上,那儿就变得像薄纱那么透明,她可以从那儿一直看到屋里:桌上铺着雪白折台布,摆着精致的盘碗,填满了苹果和葡萄干的烤鹅正在冒着热气。更妙的是,这只鹅从盘子里跳下来,背上插着刀叉,摇摇摆摆地在地板上走,一直向可怜的女孩走来——这时候,火柴就灭了,面前没有别的,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。
  这是卖火柴的女孩在又冷又饿的境况下眼前出现的一种幻觉。这段描写,具体细腻而深刻,它真实地反映了女孩在这除夕之夜时对一顿美餐的渴求,但最终冷酷的现实又与幻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从而打碎了她的梦想,使主题的揭示得到了应有的深度,使这种曲折性的心理描写取得了最佳效果。
  运用这种方法要注意两点:一是要明确幻觉与梦境的区别,因为它们有共同之点,都是虚构的产物,因而容易混淆,要根据自己作品所写人物和情节的特点,来确定所用的虚构方式。二是所写幻觉内容,要与文章心理描写的发展方向和感情基调一致,而且,它应是这种心理状态发展的最丰富最感人的地方,要么不用幻觉,要么就用好幻想,不可当作好新猎奇的点缀物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