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中学语文教学教研情况综述

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


——我的中学语文教学教研情况综述


莫家泉


  我铅笔启蒙,钢笔成长,粉笔立业,在中学语文教学教研这条路上,已经走过了20多个春秋,其间有苦果,更多的是甜蜜;有荆棘,更多的是桃李。在这条路上,如果说有多大成绩,有多高知名度,那是一种坐井观天的自诩,因为与那些中语大家名流相比,的确不值一提,可我受到了各级语文学术组织的关怀和青睐,那确又是实实在在的。我先后被聘(选)为巢湖地区中语会理事,安徽省中语会理事,全国语文板书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,全国中学语文教改研究中心常务理事,安徽省作文大赛复评评委,安徽省中考语文命题组成员、审题组成员,安徽省第二、第三届“教坛新星”评委,安徽省特级教师评委,巢湖市中学高级职称评委,安徽省优质课大赛评委;担任8家报刊社特约编辑或通讯员,10家国家级或省级报刊专栏作者。?
  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1984年至1988年,我所教的班级,在全县一百多所学校中,语文中考均分都是名列前三名;1990年为全县第一;1996年高考,所教文科班均分名列全县第一。在教研方面,已在30多家报刊发表文章2000篇,参与编写著作56本,总字数1200多万字,获国家和省级成果奖论文奖32次。《中国教育报》(通讯)、《中国语文教学参考》(封面人物)、大型报告文学集《师魄》(华东卷)、《校长风采录》(人物传记)等书报刊先后介绍了我的事迹。应该说,这些成果的取得,自然有它的内因,但谁又能否定那宽松的环境、肥沃的土壤和温润的空气呢?不信,请看党和政府给了我多少支持吧:连续4年获县政府“岗制奖”、2‰“晋级奖”、“全国优秀语文教师”、“庐江县优秀科技工作者”、“巢湖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”、“安徽省特级教师”、“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”。?
  面对这么多的显著成果,面对如此耀目的荣誉光环,人们不禁要问:你是怎样取得的呢?有什么经验呢?我可以毫不夸饰地告诉大家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只要目标专一,意志坚定,锲而不舍,持之以恒,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。?
  事业的成功值得庆贺,可成功的过程更值得追溯。我的教学教研之路,概而言之,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:?
  第一个阶段:教学·积累(1978年—1988年)。这个阶段,我坚守的信条就是教好书,至少要当好教书匠,不误人子弟,爱生如子,爱校如家,敬业如圣,一心扑在教学上。后来,担任了学校不同层次的行管干部,事务繁忙,可一直不脱离教学,不离开课堂,不离开毕业班。三尺讲台一颗心,十年辛苦不寻常,其间3565天,我没有请过一天假,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,升入高一级学段或学校的学生有300多人,深受家长的好评和赞誉。?
  当教师难,当一个好教师更难。我是从“文革”中走过来的,大环境的影响,也曾迫使我不得不边教边学,边学边教。初为人师,我深感自已知识的贫乏,业务的粗糙,大学三年所得,远不能满足教学现实的需求。这样的我要想成为一名好教师,更是难上加难。但我并不示弱服输,我决心从“积累”开始。因为我深深懂得,“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”,“积累知识,比积累财富更重要”。我这样自参自省,也这样思索联想——夜不能寐,曙光洒窗,宏图大业,如春芽萌动,催发出勃勃生机。?
  积累什么呢?一本教参一本书怎么行!我参加了函授学习,获得了大量宝贵新鲜的资料;我订购了当时全国报刊发行中仅有的5份语文报刊,后来逐渐增订至12份,一订就是20多年,从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。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,我的教学方法也不再是单打一,梳理型教学法、训练型教学法、比较型教学法、逆向型教学法、联结型教学法、总结型教学法、意悟型教学法、愉快型教学法,有的是我的独创,有的是借用拿来,我都作了有效的尝试。那些报刊,现在都已装订成册,一年各两本,积有满满的三书架,它们是我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知识宝库,也是我进入教研大堂的理想阶梯。那深深的意,浓浓的情,胜过千言万语,万语千言。?
  这些积累,严格地说还只是初级阶段,利用起来也不得不表现为被动吸收的特点。怎样变被动为主动,吃透教材,认识教参?于是在第一轮6年教学完后,我便对初高中12本教科书,进行了5轮系统的梳理:一轮理结构,就是把课文内容和形式浓缩为某种结构图示,可以冠其为结构提纲,也可以称其为板书设计。这项工作,经过了近两年夜以继日的劳动,于1986年顺利完成,它比王松泉先生的《中学语文基本篇目导读图示全集》一书的问世还早三年,但没有打出去,只是作为个人的一种积累,352篇结构提纲,总字数达26万多字。这项成果被时任县教委副主任的朱桂庭同志发现,他给予褒赞;接着我便于当年在全县进行了一节板书设计观摩课,题为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;再后来是县教研室将将这项成果刻印全县,深得同行称赞。二轮捋内容,就是将初高中12册352篇课文的内容,全部变成问答填空的样式,既有单课的,又有单元的,既有内容方面的,又有形式方面的,既有课文整体的,又有局部句段的,每篇课文不少于20个问题,答的内容嵌于问的横线之中,问与答融为一体。重点是基本篇目,包括少数讲读课文,自读课文略问略答,涉及方面可以囊括课文、教参、单元训练重点、阅读提示、思考练习等等众多方面,然后装订成册,总字数达38多字。后来,河南大学《中学语文》杂志,用了两万多字的篇幅,刊登了我的初四册全册的内容答填空设计。三轮抓语段,就是把基本篇目和重点课文中的重难点语段提取出来,设计训练题,题型多样,以开发智力、培养能力为主,每段拟题10至20道。这样,共选用了186个语段,拟题2000多道,总字数达28万字。后来,这些语段及试题,有50%散用于用有关报刊。这不又是一本厚厚的资料吗?四轮列表解,就是将初高中所有课文,以单元为单位,各设计一份综合比较表,表项一般拟制15个左右,如高二册第五个单元列表项就涉及课题、题型、作者、体裁分支、顺序、描写、修辞、重点词语、主要特点、语言风格、重点警句等16个项目。这样,初高中88个单元,制有88份表格,总约近10万字,既使初高中课文所及知识构成了一个有机的系统的网络,又形成了一份非常精悍清晰的资料。后来,重庆《学语文》杂志从中刊用了一部分。五轮制卡片,就是将初高中186篇基本篇目和重点课文的主要内容和写法,制作成简明扼要的知识卡片。它的特点是略于板书,而详于提要,便于教学,易于运用和记忆,总共18多万字,首都师大《中学语文教学》杂志曾用了一年多时间,连载了这项成果。
  通过这样五轮梳理,初高中语文课本中的各个方面内容,都能做到了然于胸,教学时随意拈来得心应手自不必说。这130多万字的资料积累,花去了我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我的主动所得,从而拓展了我的教育教学之源,也为我的教研教改之春的到来,加快了行进的步伐,开辟了广阔的前景。?
  第二阶段:教学·教研(1988年—现在)。这个阶段,我的主要任务由两部分构成,一是教育教学工作,有意识地形成自已的教学个性和风格,力求课堂教学的艺术性和质量观的高度统一,坚持在语文教学中对学生进行审美教育和德育渗透,既教书又育人,教好书育好人。二是教研教改工作,在积累了大量资料的基础上,不甘于寂寞,不安于现状,不满于当一名教书匠,而是向教研的深度和广度进军,动笔撰文,著书立说,问鼎报刊,居然出人意料,取得了显著的成果。?
  “不想当无帅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兵”,与此同理,不想当名家的教师也不是一个好教师。但是光“想”不行,还必须付诸行动。积累资料、充实自已是一种行动,把知识献给学生、把理想化为现实,更是我多年孜孜不倦的崇高追求。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发展,那些满堂灌、五段型、题海战术等传统做法,已远远不能适应教学的需要。为了向每堂课要质量,向每个单元要质量,向每个学生要质量,又不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,我先后进行了两轮历时6年的语文教改实验,将第一个阶段的积累,付诸教学实践之中,实际上,它又是教学教研教改三者有机结合的产物。一是初中“181”课堂教学教改实验,就是每课提供“一”句相关名言,选出“一”个主要警句,确定“一”个重点词语,概括“一”句中心主题,明确“一”个主要特点,确定“一”个重点语段,引进“一”个点拨内容,留下“一”个有趣话题。这项实验,立足于单篇课文,立足于动态教学,立足于大语文观,获得了可喜的成果,首都师大《中学语文教学》杂志于1993年第9期发表了我的这项教研成果论文。二是高中“161”单元教学教改实验,就是每单元梳理出“一”个知识点比较表解,选定“一”篇课外时文精品,精读“一”个重点语段,拟出“一”套开卷试题,确定“一”题单元作文,选出“一”篇优秀习作。这项实验,立足于单元整体,立足于读写结合,立足于开发潜能,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、《中学生学习报》和《学语文》等报刊,分别连载或选载了这项研究成果。实验结果,我所教的高中文科班,1996年高考语文得分率、达线率皆名列全县第一名,而学生竟有16人28篇习作在报刊上发表出来。?
  看花容易绣花难,每每看到别人一篇篇教研论文诞生于报刊,我总会萌动出一种急欲一试的情感,试试吧,我催告自已;勇敢点,我鼓励自己。我真正动笔撰写教研文章,是始于1988年,先写了2篇,投给《中学语文教学》,我天天盼,日日等,三个月过去了,“泥牛入海无消息”;接着我又写了2篇文章,寄给《语文教学与研究》,又是四个月过去了,“白云千载空悠悠”;后来我又写了3篇文章,投给《语文教学之友》,也是“春风不度玉门关”。但我有思想准备,没有灰心,仍然写着,坚持着。我安慰自己,是火候未到,功夫不够,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狂沙始到金”,只要持之以恒,不懈努力,“精诚所至”,自然会“金石为开”。后来,我又带着希望的心情,将2篇稿件寄给了《语文报》,不到两个月,就有一篇见报了,这是我的处女作啊!顿时,眼前一片光明,我忘记了投稿不用的慢慢等待,忘记了写稿推敲的悠悠辛劳。这一年,我总共有13篇文章见诸报刊,其中《语文报》就刊用了8篇。应该说,我的教研之路,第一步是《语文报》领着走的。在这里,我要深情地说一声:谢谢您,《语文报》!?
  少有的收获,带来了极大的喜悦,强大的精神力量,又转化为更高的目标追求。除了教学,我便把主要精力用于教研之中,用于笔耕之上,积极向名家靠拢,争分夺秒,废寝忘食,努力实现人生的最大价值。1993年以后,高考《大纲》明确规定不对课本直接命题,但教师和学生又不能离开课本,这就向高中语文教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提出了挑战。怎样教学?怎样对接高考?我的思路是清晰的:以课本为例子,为材料,为训练基地,以教纲和考纲为目标,以高考试卷为信物,以单元为单位,进行综合性对接训练。这项研究,共有16万字,《语文教学通讯》主编桑建中同志,慧眼识珠,用了整整一年时间,连载了这组系列文稿。
  语文教研涉及面很广,其中命题研究始终是热门内容。1990年以后,我在语文命题的内容和形式上作了比较系统的研究,勇于探索,不断创新,并付诸实践,试图走出一条科学合理的命题之路来。这些命题,一部分发表于正式报刊,更多的则是用于省地县大考。自1990年以来,我先后为县级统考命题26次,为地区级统考命题18次,为省级命题3次(1990年中考题,1995年初二语文知识竞赛题,1996年初二作文竞赛题)。这些命题,以其准确、高效见长,深受广大师生的好评。?
  1997年,我荣幸地调至县教委教研室,成为一名专门从事中学语文研究的人员,业务性更强,时间更充裕,研究的范围也更宽广了。除了完成日常的教研事务而外,我便将主要精力和时间用于对各种知识的系列性研究上。近5年来,撰写的系列稿达30多组,涉及听说读写考等众多领域,都先后连载于有关报刊。仅以描写这类知识为例,就先后写了7组文章,共89篇,达12万多字,它们分别是①外貌描写技巧(15篇),②景物技法(16篇),③动作描写技法(12篇),④语言描写技法(12篇),⑤怎样进行心理描写(12篇),⑥怎样进行细节描写(10篇),⑦侧面描写技巧(12篇),等等。这些文章,将大类知识分解剖开,化整为零,展示细部奥秘,给人以具体切实的指导,深受全国广大师生的称赞,有的还被若干学校选为写作教材。?
  教材教参的建设,是我的另一个主要研究内容。每次教材进行大的修订和变更,我都倾注了满腔热情,一是从正面给予评赞,二是以挑剔的眼光进行认识辨正,指出不足,提出商榷。对于某一篇课文,既可把它放于单元这一大环境中来认识,又可从单课整体上来研究,还可就具体句段,甚至字词进行探讨。例如《藤野先生》一文,我就先后写了8篇文章,其中有5篇用于报刊,它们是:《谈“我”的两点“不是”》《怎样看待鲁迅的“说谎”》《〈藤野先生〉的知识梳理》《褒词贬用意更深》《明暗线交织何处》等等。另外,像《听潮》《我的叔叔于勒》《天山景行记》《琐记》等我都写过商榷性文章。近6年来,总共写了60多篇商榷类文章,其中有40多篇公开发表,引起了教材教参编写出版部门的高度重视。?
  行文至此,我的教学教研之路已清晰地铺展在面前,并一直向远方延伸。在这条路上,我是幸运的,成功的,但成绩属于过去,未来的道路更长。我要感谢各级领导对我工作和生活的关怀,没有他们,我是难以如愿的!我要感谢有关报刊社编辑同志对我业务上的扶植和厚爱,没有他们的人梯作用,我是难以登上现在这样的高度的!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它会激励我更加努力地耕耘,更加勤奋地探索,为中学语文的教学和教研,奉献出我的一生!



(此文发表于《语文教学通讯》2000年11期,是配“封面人物”的特稿)